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谈怪事 > 短篇穿越小说 > 无边风月居 正文

无边风月居

2014年06月07日08:06:36 来源: 作者:一只白菜 查看评论
摘要:女主穿越到一被赎身的青楼女子身上,此女被陷害而亡。女主覆身,保留尸体记忆,由此展开生活。

第1章

第一章

楚卓穿越了……

不幸的是,寄居的身体显然比自己的尸体更有当尸体的潜质。躺在冰冷的地面上,困难的张开眼皮,环顾四周,铁栏杆锈迹斑斑的竖立着,泛出阴冷的气息,身后的十字形木架上带着点点血迹,有些颜色还是鲜艳的,估计是这个叫楚秋月的可怜女人的,还有些暗红色泽的应该是一代代囚犯的血泪结晶了。

除了血腥味,牢房里还回流着另一钟气味----------腥中带着淫糜的气息,两者结合得出了一个结果,楚卓这位五百年前是一家的姑娘因何而惨死,到也不是啥先奸后杀,不过也相差无几了。

现在且来草草介绍一下这位楚秋月姑娘,此女身世却也可怜,不过还未到惊天地、泣鬼神的地步。楚姑娘自幼父母双亡,由舅舅代养,可他舅舅家偏偏也不甚富裕,尤其在其妻产下第三子后更是渡日艰难,迫不得已就将那才6岁的秋月给卖到了一家春楼----风月楼,当时也不过拿到了5两银子,竟是比秋月年龄还来得少。不过,怎么着也算是扫掉了个包袱。

至此以后,秋月就一直以丫头的身份呆在楼里。到她满13岁那年初潮来后,鸨母就迫不及待的打算将其称斤卖两了,想那楚秋月父母都长的普普通通并不出彩,到她那却硬是生的明眸皓齿、眉清目秀,小小年纪已经初现风采了。

长久以来在这种环境下成长,十三岁的楚秋月自然不再是当年那个纯真的小女孩了,同时鸨母估摸着在秋月那可以大捞一笔,对她也算娇宠,使得这姑娘越发心高气傲了。在楼里看多了姑娘们凄凄惨惨的结局,暗自在心理打着小算盘。也算是她运气好,在初夜拍卖那晚遇到了曾武。

曾武因其主子陵城被人下了春药,不得不与人燕好,就打算来青楼找个干净的姑娘,可不正好赶上了楚秋月出场么。

曾武因是陵城的得力手下,穿度本就比普通百姓要来得好,浑身上下又带着一股凌厉,沉稳的气势,秋月眼一扫就瞄上了他。而曾武本就在赶时间,又不好随便给主子找个女人,这秋月就这么吧吧的送上了门。扛上人,扔了银子就走,谁都拦不住。急的那鸨母哭爹喊娘的直跺脚,却是无可奈何。

就这么着秋月凭着自己曾已清白之身替陵城解毒,就赖上了他。而陵城因正有急事待办,也不想和个女人计较,就派人将秋月送回了山庄。

楚秋月本是个心高气傲的人,自认为定能将陵城摆平。却不想一到山庄就发现陵城虽未娶妻,小妾却有三个。庄里还有个威严的老头,每当抬眼看那老头时总觉得心慌。

幸而不久,陵城将事情处理妥当回了山庄。本来呢,贵人多忘事,他早将那秋月忘得干干净净了,突见来了个嗲声嗲气叫爷的小姑娘,还真愣了神,不过见其长的眉清目秀,性格又温婉就留了下来,倒也算宠爱。

岂知,还没得意上几天,横祸飞来。原是那叫菊儿的女人妒忌秋月受宠,竟然敢在老虎头上拔毛,买了毒药放在了秋月打算送给陵城的燕窝里加以陷害,谁想那燕窝正巧被老太爷给喝了,以那药量若是陵城喝了倒也死不了,但是换成了年近花甲的老太爷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,一碗下去就魂归六道了。

陵城大怒,虽然本与老太爷并不亲厚,但毕竟是这世上唯一一个亲人,事情又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,更是火上浇油,不由分说就将秋月拿下关入了地牢。

当晚就亲自去牢中看行刑逼问。秋月本就并不知情,开始还喊冤,后来实在是坚持不下去就屈打成招的认了。接着就做了件自以为聪明的蠢事,说那燕窝里本是放了春药,不知怎么就成了毒药,以为能免了一死。可她也不想想,既然已经承认了,以陵城的性格根本就不可能轻易饶过。只可惜秋月高估了自己,又对陵城毫不了解。

陵城听了秋月的理由,阴沉的眼睛一瞟,张嘴说了句:“这么想要男人,那就给你”。随即就让自己的属下轮奸了秋月,还特意挑了青门的人,青门是陵城手下用来暗杀的组织。杀手啊,下手毫不手软,想那秋月实际上才13岁多的小姑娘,怎么受的了,早就昏死过去了。陵城见状也不再费力,打算让她自身自灭,扔牢里就不管了。

就这样过了一天一夜,山庄的总管曲宁找来,见自己的主子怒火渐消,就说出了自己的疑虑,认为事情也许另有他人所为。

陵城也已隐隐觉得不对,立刻就派人进行了仔细调查,一查才知原来真不是秋月所为,她甚至连春药都未下。陵城再如何冷傲无情也稍感内疚,下令拿下菊儿后,就派人将尚在牢中的秋月放了出来。可是,他却并未想到,秋月早在那天晚上就因伤口恶化,失血过多,死了。而在那身体里的已经变成了不幸撞车而来的楚卓了。

疼痛伴随着每一次呼吸而来,楚卓有理由相信,如果继续就这样待在牢里,自己就要在短短24小时里灭两次了,但是这身体确实是力尽了,没办法做任何补救措施,就算只是睁着眼观察环境也是累。

身体越来越冷,黑暗叫嚣着袭来,撑不下去了,眼一闭又昏了过去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牢房里传来细细索索的声音,朦朦胧胧中感觉有人将满是伤痕的自己抱起,走了段路,又将自己放到了软软的东西上,应该是柔软的被褥了。接着,便听到传大夫的声音。楚卓算是放心了,死不了了,心一宽就再次睡昏了过去,嘴角还挂着诡异的微笑,看得旁边守着楚卓等大夫的曲宁一阵寒噌噌。

很快山庄里的主治王大夫就赶来了,进门后睨到床上的人,神经一跳,真是……真是……壮观啊,脸上青青紫紫,嘴唇也破破烂烂,还带着血迹,披头散发,脚踝上还带着血迹,身上裹了件长袍,看不出里面究竟怎么样,不过只凭所见推测,也可以知道想必是狰狞恐怖的了。以庄主的手段,这姑娘定是体无完肤了,唉……

可是`……可是……这位姑娘为何嘴角带笑,配上这份扮相,真真是可怕,伸手偷偷摸了摸胸口,稳了稳情绪……

王大夫驻足在床边研究着该如何下手,过了一会,才伸出满是皱纹嗒嗒的手给楚卓诊脉,这一诊可就又吓了一跳,这姑娘,脉象微弱,体质极虚,失血过多,身上的热度已超过正常范围,又两日未进滴水,怎么怎么……还不死啊。

这都能挺过来真女中豪杰啊,感叹毕,提笔刷刷写了两张药方,让候在一旁的丫鬟拿了去配药,继而转头对一旁等待结果的曲宁道:“楚姑娘现下看来情况十分糟糕,失血过多,体温过高,伤口发炎,今晚要叫人好生守着,过了今晚醒了就没性命危险了,曲总管放心。”

曲宁点点头,像王大夫作了个揖,回头看了看没了人样的楚卓。低声吩咐丫头细心清理,好生照顾,就出门回报陵城去了。

陵城正和手下商铺的老板核对这个月的帐目,曲宁就等在一边,楚姑娘的事还未重要到可以打断陵城的正事。他的做法当然是正确的,想那陵城明里一人管辖一个山庄,暗中还掌握了不为人知的势力。陵城的风雾山庄是一股灰色势力,黑白通吃。陵城本人更是手段很毒,果断狠厉,为人虽然还不到六亲不认的地步,不过也相差无几了。对楚卓(身楚秋月)虽稍觉内疚,但究竟是没放在心上。

待那些老板都退下后,陵城就靠在椅上等曲宁回报。

“主子,王大夫说楚姑娘伤势颇重,不过,如若过了今晚就没生命危险了。”

“嗯,尽力就可,活不活的过来就看她造化了。若醒了,问问她有什么要求,尽量满足她就是。”

“是,那属下告退”

“下去吧”

第二天下午,楚卓就醒了,觉得除了眼睛之外哪都痛啊。转了转脖子,发现昨晚迷迷糊糊中的感觉应该是没错了,自己的待遇明显提高了几个级别,简直是三级跳,现下自己身上的被子干净柔软,和那冷冰冰的泥地那是完全没得比啊。

上一篇:穿越的厨娘下一篇:我自望星朝天歌
《无边风月居》故事地址:http://www.goodgoodstory.com/o/chuanyue/19338.html
评论留言:(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)已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暂无评论